网络时代的瓦尔登湖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acheteramoxicillinepascherenfrance.com/,约拿博尔登

一个半世纪之前,一位叫梭罗的年轻人决定隔绝自己与全世界的关系,来到瓦尔登湖边隐居,在那里和自己独处了两年又两个月的时间。某种程度上,梭罗是在追求一种脱离人群的自然生活,这虽然有点自闭,却不无回归本真的朴拙之趣。一百多年过去,时间走到网络时代,又有多少人能像梭罗那样,完全脱离网络、脱离WiFi、脱离手机,过那种与世隔绝的生活?

事实上,现在的情形似乎有点错位:一方面,越来越多的人越来越无法脱离网络、手机,在网络上,他们往往看起来活跃、生动、有趣;另一方面,瓦尔登湖也正是这一部分人,越来越倾向于脱离真实的社会生活,他们在真实生活面前显得自闭、沉闷、无趣,习惯于躲进自我封闭的“瓦尔登湖”,成为另一种形式的离群索居者。

我的一位朋友最近很困扰。办公室新来了几位年轻人,他们性格孤僻、不善言辞,以致很多日常办公事务都很难正常沟通、交流。谁想到,在互加了微信后,朋友意外发现,这群年轻人在朋友圈的表现却十分活泼风趣,与现实表现判若两人。随后,她发现自己陷入了交流的怪圈:在微信、QQ上,这些年轻人常常谈笑风生、幽默风趣;一旦切换到现实交流模式,立马变得呆若木鸡、不善表达。以致后来,他们所有的交流都只能搬到微信与QQ上去进行。

这件事看起来极端与不可思议,但不得不承认,这群年轻人有点分裂的情感表达状态,正成为网络时代个体情感交流能力退化的一种重要表征。面对日益发达的网络交流平台,越来越多的人越来越依赖网络手段进行日常交往,而尽量避免与人进行直接的情感交流,能用网络平台交流沟通的问题,绝不用电话,这也导致运营商们把盈利重点放在了网络运营上。为什么会这样?因为面对面交流或打电话,常常让人觉得麻烦,好像有很多客套,不够直接,还要表达出合适的情感。但微信、QQ等网络手段免去了这一切,一个表情符号就能代表一种丰富的情感,一句简单的话,就能免去很多委婉客套。

这种交流模式的结果是什么呢?就是人们比以往更自闭。因为更多地隐藏在网络交流的假面之下,交流者可以更好地隐藏真实情感,可以更好地控制什么时候回复询问,以及怎样回复询问。这虽然给人们的日常交流、情感表达留下了相当大的缓冲空间,但也极大削弱了人们正常表达情感的意愿与能力,以致出现了网络与现实表现截然不同的“两面人”。

网络时代的“瓦尔登湖”,就这样让一部分人置身于情感的荒漠,他们逐渐走向自闭,仿佛彼此不再需要。网络时代,究竟让人更开放还是更孤独?

习三农三字经李克强会见梁振英互联网“新常态”津粤闽自贸区孙鸿志被查油价迎年内最大降幅外逃贪官自首“房叔”获刑20年12306禁行程冲突票香港运钞车掉落现金新电改方案王思聪炮轰一步之遥光大证券内幕交易李克强谈中希关系唐良智任成都副书记

被尿液充斥的瓦尔登湖这一次彻底毁了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acheteramoxicillinepascherenfrance.com/,约拿博尔登

从“透明到在25英尺深的地方可轻易看到底部”,到现在绿色透明的湖水不复存在,美国作家梭罗没想到自己的作品能够捧红瓦尔登湖,更没想到最后毁灭了瓦尔登湖。

从高大笔直的白松林山坡上望去,氽水的燕子、发光的水虫、梳羽的鸭鹅、欢腾的鱼儿,连同清澈的水映入眼帘,些许浮冰都不减它的纯洁和美丽。

1845年,美国作家梭罗在瓦尔登湖度过了几年隐居生活,其所见、所闻、所想最终以书本面世。

伴随着书本面世,瓦尔登湖的神秘面纱也被揭开,越来越多人期待能够一睹它的风采。

随后一百多年里,瓦尔登湖迎来了一批又一批访客,它不再像以前一样离群索居。

从“透明到在25英尺深的地方可轻易看到底部”,到现在绿色透明的湖水不复存在,瓦尔登湖经历了19世纪的火灾、伐木和20世纪的杀虫剂三次大摧残。

今年4月8日英国《卫报》报道,瓦尔登湖变浑浊的重要原因是湖水中藻类的大量生长,而水藻营养来源——磷的增长,一半以上是由游泳者的尿液引起的。

“为什么一桶水放的时间长了会变臭,而水冻成冰以后就能永远保持甘美呢?哲人说,这就如同情感和理智的区别。”

只是写下这句话的梭罗想不到,百年以后,无数人怀揣憧憬而来,却无法用理智行事,瓦尔登湖就这样失去了它昔日的风采。

其实像瓦尔登湖一样因为文学作品闻名的自然景观不在少数,只是除了名气伴随着带来的还有破坏。

如刘禹锡笔下夕阳斜的乌衣巷和杜牧夜晚泊留的秦淮河,现在已被商店小摊充斥,到处都是饮料瓶、包装纸等垃圾,甚至很多人的游客照背景都是垃圾堆。

“2015,长白山下。青铜门开,静候灵归。”风行一时的《盗墓笔记》有这样一个“十年之约”,日期是2015年8月17日。

当天大量90后粉丝前往此地,瞬间飙升50%的游客量使长白山不堪重负,就连作者南派三叔也对此担忧警示。

还有高密东北乡,这个因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作品《红高粱》而走红的地方,几天内被前来参观的游客拔光了菜园,一些游客甚至抠走墙上的瓦片、石块作纪念。

昔日跃然纸上的名胜古迹如今不复以往,游客个人的素质问题是一部分原因,但人类生产生活造成的破坏同样不能忽视。

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原型湖南常德桃源县,自从建造了一系列重污染高能耗工厂后,污水遍地、空气里弥漫着恶臭,到处是病坏的植物,就连人也开始得病,全然没有诗中“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的美景。

许多人怀着憧憬的心和设想中的美好景象前往这些景点,却发现现实与想象大相径庭。

或是游客成群,或是商业化充斥,或是污染破坏严重,古人诗词文章中的美景,如今却换了另一副面孔。

一项面向日本人的调查中显示,在海水等地方小便过的人约占23%,即五个人中就有一个人有偷偷“放水”的经历。

针对这个问题,2017年11月,来自184个国家的15000多名科学家联名签署了一份对人类破坏生态环境的警告书,这是自1992年1700多名科学家联名后的第二次警告。

可惜的是,第二次警告书中所作出的种种调查都显示,1992年所提出的温室气体、化石燃料、森林砍伐、破坏生物多样性等环境问题不但没有得到改善,反而更加严重。

科学家呼吁:“时间在一分一秒流逝,很快我们就将难以扭转衰落的颓势。我们必须意识到,地球是我们唯一的家园。”

在严峻的形势面前,许多人都认为自己是一个渺小的个体,感受不到细节所产生的巨大改变。

实际上,即使是很小的温度增长,也足够使南极的冰层底部边缘每年减少5米;再小的塑料垃圾,可能也会深入海底并堆积至800多万吨污染海洋。

长此以往,不只是瓦尔登湖湖水受污染,很多我们熟悉的自然景观都会离我们远去。

“天空之镜”乌尤尼盐湖,因为全球变暖而经常干涸,只能在雨季才会出现短暂的镜面湖,甚至可能会提前消亡,成为只在动漫和图片里出现的奇景。

度假胜地马尔代夫,同样因冰川融化、海平面上升,使得仅高于海平面1-2米的岛屿很可能在50年后消失。

为了增加饮用水,可以使人浮在水面上的死海被过度淡化。这直接导致海水供应不足,科学家预言2050年死海将完全干涸。

这种矛盾究竟会如何发展目前无法确认,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无论是对人还是对大自然都没有好处。

正如霍金所说,“我不认为我们能够继续在地球上存在1000年,除非逃离这颗脆弱的星球。我们要仰望星辰,而不是始终盯着自己的脚。”

是的,我们无法做出像科学家一样的贡献,瓦尔登湖但至少,下次出去旅游的时候,你可以不要再糟蹋古人诗词里的美景,毕竟,他们发现这些美景还挺不容易的。

[5]?大批《盗墓笔记》粉丝赴“十年之约” 长白山景区不堪重负,新华网,2015/8/5

[6]国民环保意识增强 广场垃圾减量近半,北京日报,2017.10.10

[8]马尔代夫进入紧急状态 揭秘马尔代夫什么时候将消失?中国社会科学网,2015.11.5

这部“最美《瓦尔登湖》译本”究竟好在哪里?

那么,“最美《瓦尔登湖》译本”究竟美在哪里?仲泽在翻译的时候又是如何炼字的呢?在以下这篇文章中,翻译家本人为我们揭示了一些小细节。

梭罗名作《瓦尔登湖》是一部社会批判、文化反思和景致文字的总汇,作品第九章专写瓦尔登湖,作家用生花妙笔绘就了美不胜收的绝美画幅。

除了humble一词,略通英文便不难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可是,付之汉语却非易事。一位颇有声望的作家如此翻译:瓦尔登湖的风景是卑微的……原句纯系描写,若将“风景”跟“卑微”用“是”加以系联,似乎给人一种在可否之间加以考量,尔后做出判断的感觉,原作纡徐自若的表达效果则不免受损。若想更为深切地体会个中意味,且看一桩著名的文坛旧闻。

据称,上世纪40年代初,郭沫若先生的话剧《屈原》上演。剧中婵娟痛斥宋玉:“宋玉,你辜负了先生的教诲,你是没有骨气的文人!”演出之后,郭先生跟饰演婵娟的名角张瑞芳商讨修改时,有位普通演员建议将“你是没有骨气的文人”改作“你这没有骨气的文人”,郭沫若欣然接受,且将对方奉为一字之师。

以“这”易“是”,不假判断的效果顿时跃然纸上——宋玉“没有骨气”原本如此,不容商量。何以文坛巨擘的辞藻显得生硬刻板,普通民众的改动却能点铁成金?且容道出真相:这个引入汉语描写句的“是”是白话文运动输入的舶来品,是劣译作祟、作家示范所致的辞赘。

“英国的天时与气候是走极端的,冬天是荒谬的坏。”——徐志摩《我所知道的康桥》

“立在翁则生家的空地里,瓦尔登湖前山后山的山景,是依旧历历可见的。” ——郁达夫《迟桂花》

汉语纯以神运,简短洗练,若属摹状,便将描写客体与所属特征直接相连而不用系词。所以,《老残游记》交代大明湖胜景时,并未将“那楼台树木,格外光彩”写作“那楼台树木是格外光彩的”。英语则不然,尽管描写客体与所属特征在表达语境之下存在对等关系,却为了遵从“句有动词”的语法规则而不得不以系词连接,因而be(相当于汉语的“是”)成了必需的造句要素。

正因为如此,在曹雪芹笔下,甄士隐如此夸赞贾雨村:“雨村兄真抱负不凡也!”英国翻译家霍克斯译为英文时,则“补”了那个不可或缺的系词be,于是,这句本色汉语获得了纯正的英文形式:

白话文运动倡导言文合一,为语言建设指出了一条健康的发展道路。可惜时势相迫兼以挟裹偏见,中国精英由声讨文化进而归咎语言,不但彻底否定了源远流长的优美文言,也抛弃了发端于宋元、成熟于明清的古典白话。

如前所述,中国学人在借鉴西方文明时抛弃了本国的文化遗产,以妄自菲薄的心态对本族语文痛施挞伐。北大教授钱玄同的观点颇有代表性,他批评“中国文字……断断不能适用于二十世纪之新时代”,进而倡导,“欲使中国不亡,欲使中华民族为二十世纪文明之民族……废记载孔门学说及道教妖言之汉文,尤为根本解决之根本解决”。

回首百年,学界前辈的颠覆论调固然基于建设热忱,奈何影响既广,积弊已成,悍炼简短、浏亮清畅的本色汉语已然遭受污染,终成末大不掉之势,恶性欧化给汉语留下了时逾百年的不良影响。上世纪20年代,关于翻译标准的“信”“顺”之争势同水火,似乎忠实原文的“信”跟畅达可诵的“顺”判然对立,难以两全。“宁信而不顺”的主张更是为硬译、呆译,甚至死译提供了口实。

余光中先生曾对民国以来劣译夺位、侵染汉语的现象痛加反思,因而呼吁译语本色,维护母语纯洁。笔者的《瓦尔登湖》翻译,尤其译林版修订,便秉承“译意而不译辞”的原则。因而,面对篇首所引文句,不惜“背叛”原文,不惮“漠视”系词,直接写作“瓦尔登的山光水色内敛含蓄”——这是维护母语纯洁的自觉选择。

我们知道,梭罗关于语言具有专业学者的修养,《瓦尔登湖》显示了他卓越的修辞技巧,也给翻译导致了很多障碍。他的作品亦庄亦谐、妙趣横生。常常通过双关、原始义和典故的活用让文字充满了谐趣。

双关常常会使讲述蕴藉隽永、意味深长。他写到一位渔人长时间垂钓而一无结果,于是得出结论,他已经“跻身那些古老的修士之列了”,而“修士”(Coenobites)这个词在英语中恰好是“鱼儿未曾上钩”(see no bites)的谐音。

他写到了春天的雁鸣说,“头雁的规则鸣叫不时传来,满怀期待能在泥泞的池沼中开斋”,而“开斋”一词,其常用义却是“早餐”,追溯其语源,却由break(打破)和fast(斋戒)合成。这是梭罗通过原始义的剔发予文字以点化,以获得点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的手法,这种任由驱遣、挥洒自如的辞令技巧源自卓越的语言修养,而典故的化用则显示了他深厚的文献功底和敏锐的识断。他说,他栖居湖畔时几乎没有丢过什么东西,唯一的例外是一本荷马史诗,至于下落,他说“它曾摆在我们营中的某个士兵面前”,这句跟上下文多少有点距离的表述让我们感到纳闷,殊不知,这句话是在化用中国的典故,其出典在东方典籍《孔子家语》中。这个典故既交代了事象,又因其内涵而隐隐地传递出值得揣摩的人生态度。

谐音、双关、原始义和典故活用等辞令技巧在《瓦尔登湖》中俯拾即是,乃至成了这部作品的一个鲜明特色,它为本书赋予非常别致的意味,同时也形成了翻译的巨大障碍。译者面对这种现象,在尽最大可能照顾表意的前提下进行了迻译,但终因英汉语言和中西文化的差异而无法尽行表现,所以,通过注释再现作品风貌成了不得已的选择,因为尽最大可能以译语传递源语的信息是译者的责任。

原刊于《光明日报》2018年8月19日05版,经授权转载,小标题是小编所加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acheteramoxicillinepascherenfrance.com/,约拿博尔登

找到自己的瓦尔登湖

人生,不过是一场寻寻觅觅,一个不断与物、人、事结缘的过程。你是否能在纷繁复杂的周遭聆听初心、断舍离,找到自己心中的瓦尔登湖?

人生的许多烦恼,总混杂在对物品的执着中。日本曾流行一种家居整理术,叫“断舍离”,把一些不需要的物件清除出自己的生活。而引申一层,就是透过整理物品除却心中的混沌,让心境明朗而开阔。

人赤裸裸来到这个世界,年岁渐增,周遭的一切都对自身做着加法。在这“加法”中,无论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既有人生之必需,也有无端之累赘。总说“少年不识愁滋味”,可人终究要长大,当小孩子的咿呀童话变为成年人的社交网络时,“取”与“舍”就无时无刻不伴随生活了。瓦尔登湖

人生难满,盈满则溢。要想有所“得”,必先学会“舍”。从这个意义上讲,“断舍离”是一种行为法则,亦是一种行为哲学,它并不是单纯地扫除、收拾、分类物品,而是重新审视自己与物品之间的关系,将生活的主角从关注物品变为关注自身。

不只外物,人生的许多境遇何尝不是如此。一直以来,你以为的观念其实是你父母的观念,或者是你身边人的观念。比如,到了一定年龄,父母催促你该结婚了,身边同龄人不断传来喜讯,你的内心开始动摇,原本对另一半期许的“不将就”逐渐变成了“将就”,生活的节奏不断被外物所打乱,伴随而来的则是消极、焦躁,甚至自怨自艾。

外物做了主,贼便入了心。对钱财疯狂,钱财便是心贼;对权力崇拜,权力便是心贼;对美色垂涎,美色便是心贼。一旦被外物牵着鼻子走,外物就会变为绳索、束缚和心贼,让你茶饭不思、夜不能寐,最终把你折腾得魂不附体、狼狈不堪。

生而为人,我们要做自身的主角。想要幸福,我们要先放下对幸福的执念。“断舍离”,精髓就在于“能断”二字上。为何能断?因为锋利,因为坚硬。当然,话总是说得轻巧,世上多是“知易行难”之事,一颗坚强的心并不是与生俱有,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acheteramoxicillinepascherenfrance.com/,约拿博尔登而是在生活的风吹雨打中不断磨砺、沉淀和成长、成熟。

梭罗的《瓦尔登湖》中有这么一段:“我愿意深深地扎入生活,吮尽生活的骨髓,过得扎实,简单,把一切不属于生活的内容剔除得干净利落,把生活逼到绝处,用最基本的形式,简单,简单,再简单。”为了把“过往的生活”逼到绝处,这位毕业于哈佛大学的高材生毅然“能断”,独执一斧,走进瓦尔登湖边山林,自搭小木屋,开荒种地,春种秋收,独居两年写了200多万字的日记随笔。犹如平地一声雷,《瓦尔登湖》给彼时正被大工业发展裹挟的世人提供了一个精神栖息家园。

人生,不过是一场寻寻觅觅,一个不断与物、人、事结缘的过程。当钢筋水泥的高楼大厦压得你喘不过气时,当物欲横流的都市迷得你眼花缭乱时,你是否能借来一双慧眼,把这纷扰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你是否能在纷繁复杂的周遭聆听初心、断舍离,找到自己心中的瓦尔登湖?